From Carbon Dioxide to Glucose.
自产物囤积地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堆放杂乱,请善用归档TAG

随便说说

最近突然很常看到关于抑郁症的新闻和长微博,所以我攒了一点点话,没有人可说,就在这里随便讲一讲,没什么别的意思。看到的人,看过就好了。
按理说人活着应该是很开心的,因为没有哪两天是完全一样的,有这么多新奇和美好的事物,可能就在下一个转角偷偷等着给你一个拥抱。但是呢,似乎这么觉得人,并没有理论上那么多。悲观也好,中二也罢,纯粹闲得无事可做,人也是会不满足的。
我家人一直觉得我冷漠,无动于衷,脾气也不好,尖酸刻薄,不怎么会讲好听话。总之,不讨人喜欢。但事实上,我觉得,我还是时常能够感受到幸福和美好,也有没什么理由,总之就是很开心的时候。但是仔细想想,我的快乐也好幸福也好,大多是我自己一个人的,也不怎么喜欢和人分享。我曾经的心理医生说,我不肯和人交流,想法都憋在心里,所以平时看着好好的,突然就做出了让人不能理解的事情。但是呢,我要如何告诉别人我的感受呢?一块好吃的蛋糕,路边一只肯让我摸的野猫,一张我很喜欢的明信片,一个我处不来的同学,一件我完全不知从何下手的工作,一盒坏掉的酸奶。人的情绪实在是太私人的东西,别人哪里就能明白。我小时候,爸妈很少会关心我怎么想,后来医生说,你们该坐在一起好好谈心,我们坐在咨询室,竟不知道有什么好说,实在太过尴尬。
你看,虽然经常说交流共同才能解决问题,但有些问题一旦形成,就像一堵柏林墙,要花上千百倍的努力,才能开始拆除的工事。
这大抵是我冷漠的根源。面对着别人总是有很多话无从说起,我情商不高,但也不想肆意伤害别人,不如干脆闭上嘴。lft和围脖,是能让我在开心的时候找个人讲讲话的地方,不开心的时候,权当没人看,发发牢骚,也没什么大不了。但是也会碰到不知该如何回复别人的时候,尤其是面对他人的喜欢和善意,会觉得束手无策,只得沉默以对,又觉得自己不近人情,更加焦虑难过。
我曾经和我爸说过,我不理解焦虑程度很低的人是如何生活的,我甚至从来没有感受过,所谓不焦虑,是怎样的。但是我爸就不能理解,在他看来,把心放宽,是一件多简单的事情。以至于,在我实在忍受不了突然哭泣的时候,他也只会说,你把心放宽一点,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呢。
如果你有认识的人有抑郁症或者焦虑症,请千万不要对ta说这样的话,那简直就像一句何不食肉糜,只让人更加愤怒沮丧。
我在澳洲上学期间,选修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学。说到非生理原因导致的抑郁和焦虑,大抵都是不够自信导致的。但是即便知道了原因,由于不理解有自信是什么感觉,也觉得无从下手。好在澳洲的阳光总是很好,就算是被太阳照的翠绿可爱的梧桐叶,多少也是一种安慰。
我的老师说,每熬过去一次抑郁症发作,人都会变得坚强一点。我觉得,到现在为止我只有第一次做出过自杀的事情,第二次吃了药,再往后的每一次,我都是靠自己走出来,也算是在进步。
而且,似乎是因为,经历过痛苦,所以更加明白快乐是多么来之不易。我现在喜欢甜食,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,喜欢粉嫩的颜色和柔软的织物,还有最后大家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的童话故事。如果自己不能生产很多快乐,那就把获得的快乐攒起来,积少成多,总有能够自己结出果实的一天。
人生有很多美好的东西,但人活着是很不容易的。我没什么雄心壮志,不如对自己宠溺一点,否则,待到金樽空对月,这一辈子的辛苦,岂不是很不值得。

评论(7)
热度(83)

© RuBisCo | Powered by LOFTER